网站首页   文明播报   文明城市   文明单位   文明校园   文明社区   文明家庭   权威发布
视  频   宣传思想   道德模范   奉献天水   天水好人   志愿服务   未成年人   县区动态
  首页 > 文化天水 > 列表
 
刘军|沧桑古道——秦大路
时间:2020-03-24 10:11:02    来源:

      夏日,夕阳西下,倦鸟归巢了。秦州城笼罩在炊烟缭绕的烟雾中,一群置办货物的外地客商和本地商贩从猪羊市街巷渐渐散去,那些三五成群的商贩们说笑着收起扁担和萝筐,推着独轮车,怀里揣着收获的银元,带着收获的喜悦向北走出了秦州城,通过左家场西进→罗玉河(古称: 濛水)→烟铺村附近上山,西行→营房梁→老虎岭下山到→崔家石滩(现三阳川车站),渡渭河→蒲家甸子,往北→樊家寨子,渡葫芦河→石佛镇,这是历史上秦州通往秦安的支线驿道一一秦大路其中的一段。这是民国初年祖辈为家庭生计奔波的一个日常缩影,是天水三阳川祖辈,父辈们寻找生计的生存之路,一条希望之路。

秦大路古驿道

 

  据(《天水地区公路交通史》兰州大学出版社1990版)记载,这条支线驿道为秦州→秦安→静宁州线。元、明、清至民国年间,三阳川地区属直隶秦州管辖,加上位置处在秦州以北,故称秦北乡(即三阳川中滩、渭南、石佛三镇)。虽然民国抗战时期修建了华双公路(甘肃通渭县华家岭——陕西凤县双石铺镇),但是,三阳川的老辈人认为走南河川,北岭(《水经注》曰固始岭,俗称见河梁)华双公路虽然较省力但很绕路,又费时间,所以,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徒步从罗玉河的烟铺村上寿山,顺着营房梁→崔家石滩,渡渭河,经蒲甸西到雷王集→渠刘村,往北樊枣村渡葫芦河到石佛镇,往北到云山梁,往西到秦安县城。这是一条到达三阳川,通往秦安最便捷的古驿道。

 

  营房梁是秦大路驿道上出秦州城后或入秦州城前在城外的半道上商贩、行人在此歇脚休息的地方。据传闻,营房梁在历史上曾经一个时期驻扎过军队,为后人留下了一个地名一一营房梁。此时,站在梁顶上远望天际,犹如白居易笔下的秋思,“夕照红于烧,晴空碧胜蓝”。爬上山来的疲惫,稍事歇息后,疲乏全无,下山的路近在咫尺,忙碌一天的人们就要到家了。

营房梁村天水电视调频转播台

 

  小时候常听老辈人讲秦大路的轶事。从秦安,三阳川的老百姓往来于秦州城上学、经商、赶集、办事,看病都要从三阳川崔家石滩(现三阳川车站)往南进沟后,再沿着沟口东侧的沟沿脊梁,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向上而行,渐渐到达梁顶老虎岭,往东就是营房梁,再经滴水崖到烟铺村,顺着罗玉河就到了秦州城。

 

  实际上人类在长期的生存迁徙中,不断地遵循着短程原理。自古以来秦大路驿道是秦州城通往北部地区的最便捷驿道,也是由秦州到秦安的商贸驼道。驿道旁的罗玉河烟铺村,是1963年被甘肃省人民委员会列为“古村落遗址”保护单位,是仰韶文化中期的古村落遗址。在寿山(南山)崔家石滩附近的汝季村周代时期的古村落遗址。石佛镇陶老村的齐家文化古村落,另有中滩镇雷王集的樊家城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古遗址等。这些沿河古村落遗址构成了天水伏羲族先民从史前时期演进到历史早期践踏出的狩猎采集小道至驿道的雏形。

葫芦河石佛段冬季便桥

 

  进入历史时期,据史书记载,公元前623年秦穆公37年秦国出动大批军队,“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此战,秦国大获全胜,秦国开疆拓土达千里,收编了西戎十二个小国,统一了陇山以西戎部族,把秦国发展推向了新的高度,从此,天水被正式纳入秦国的版图,在天靖山麗(卦山余脉)建立卦戎邑(今天水市市区),加强和完善了关中秦国都城与县邑驿道建设,沿藉河西行至南沟河向南进入西汉水,加强了秦先祖的西垂祖地之联系;沿藉河西进沟通了冀戎邑的联系;沿罗玉河西行翻北山渡渭河进入三阳川地界,渡葫芦河直达秦安的驿道;秦大线驿道的畅通加强了秦安,静宁等地对戎族部落的管控,并与清水河流域的陇山古道构成驿道网络;向东沿渭河与牛头河上游的秦邑(清水李崖西周遗址)增强了联系。同时因地制宜,农牧兼营,以三阳川,秦安西川,西汉水川区大力发展农业,林区及坡地发展养马、养羊等产业,成为巩固秦国的战略大后方。至今,在天水的一些河谷盆地川区,一直是农业发达地区。进入元、明、清以来,每年一度的三阳川卦台山伏羲祭祀,秦州大小官员都要翻越寿山来三阳川卦台山,历代官员每年春季不辞辛苦的都要翻越营房梁,来卦台山祭祀伏羲。遇到晴天路上通行并无障碍,一旦遇上阴雨连绵的天气,土路变泥路,驿道崎岖不平,一路上烂泥阻挡,通行十分吃力。于是,后来明朝秦州官员给朝庭上报奏折,请求在秦州城西关始建伏羲庙,从此便有了每年秦州祭祀伏羲的人宗庙,同时也有了官祭和民祭。

石佛镇石佛寺

 

  在秦大路驿道上,过去曾听老人讲,三阳川归直隶秦州府管辖。每年秦安县令要到秦州办事,出了秦安到石佛镇,要过葫芦河,有一次过葫芦河,河岸的摆渡人故意为难县令说,我是州民,我归州府管,你虽是堂堂秦安县令,但你管不了我,你今天要过河,我想让你过你就能过,我不想让你过你就岸边呆着。后来在县令及随从苦口婆心的恳求下,总算过了葫芦河。到了秦州城,县令心想这些秦州州民太牛皮,把我一个县令不放在眼里,我一年几趟来秦州城办事,每次这样刁难,岂不误事,于是向知府大人奏明缘由,知府听后很生气,和府内户房和铺长房等官员商议后,下达通告文书,告知秦州秦北的州民,三阳川石佛镇及葫芦河渡口,今后一律由秦安县令节制,来往人员货物乘船皆要听从秦安县令下达的通告行事。并随即调遣秦安三户人家在葫芦河渡口专责摆渡事宜,并驻扎在葫芦河岸边,即现在的麦积区中滩镇樊枣村村民,据老辈人说是清朝年间从秦安县搬迁到葫芦河南岸专门秦安县令等摆渡过河的村民后裔。

  

营房粱附近窑洞遗迹

 

  父亲晚年曾经说起自己上世纪五十年代上学的事,他在原天水县第一中学(现天水市第二中学)上学住校,自己做饭。每个星期六中午从北道分路口学校出发,往西走到秦州古城,顺罗玉河走到烟铺村,转而上山,翻过营房梁,老虎岭转而下山到崔家集,过渭河,经蒲家甸子,折转向西到中滩镇→渠刘村。星期天下午背着一个星期食用的面粉返校。中学学习近三年时间,每周往返一次,这是从三阳川通往北道埠最便捷的路。如果以步行里程计算,从天水市第二中学(北道分路口)走起,地图显示沿渭河向西行进到达三阳川渠刘村的距离约39公里,时间需9小时20分钟,这里距离包括平路、山路。如果将地点放到玉泉镇烟铺村——渭南镇崔家集,地图显示步行约19.3公里,时间需4小时37分钟,这段路是沿207省道山区公路步行,翻过见河梁绕路行走的,如果抄小路沿秦大路驿道翻营房梁下山到崔家集(崔家石滩,三阳川车站),路程减半,最快也需大约2小时19分钟。这样也就知道父亲在路上行走时间要7小时。这是在空手徒步的情况下,如果负重物品行进,所需时间可能还要延长。据蒲甸村的一些老辈人讲,蒲甸以下河水深急,两岸是河水长年累月冲刷出来的半弧型石碥(bian),枯水季节看上去单人可以行走,实际窦家峡以东挑着担子是无法行走的,如果换肩时脚下打滑会掉进河里,会是很危险的事情。据石佛的一位退休老师讲,过去走秦州城约在后半夜凌晨四五点就得动身,赶集卖凉粉、豆腐以及土特产等,过葫芦河,过渭河,沿崔家石滩进沟上山翻过营房梁,肩上挑一副担子,一直挑着走到秦州城。天空就大亮了,卖了货,买些家里日常用缺少的食盐、碱面、调料等物品,就要急忙赶时间往回走,最快到家也是晚上十点了。遇到渭河、葫芦河发洪水,需用的日常物品断供,也只能等待几日再做决定。祖辈、父辈常年农村生活的艰辛,过早地唤醒了生命意识的觉醒,为家庭为自己谋生是自己承担的责任。没有退缩没有畏惧,只有地域文化氛围中体现出秦人的务实苦干。据(《甘肃交通史话》甘肃文化出版社2008年版)中记述,天水商贩常用扁担挑东西,主要用于长、短途物资运输,被称之为“扁担客”,主要贩运食盐、水烟、茶叶、土布、盆罐、碗为主,肩挑重量因人、道路远近而异,一副担子一般在60公斤--100公斤,近者穿梭于省城兰州和省内各州、县,远者可达陕西、汉中、关中、四川广元和新疆一带。在秦安的许多生意人当中,他们的祖辈和父辈,以货郎为职业,担上两个用木头做的箱子,装上日杂百货和针头线脑,常年穿村走向服务于乡村,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在旅途上的忍饥挨饿,风餐露宿,硬着头皮闯出了一条生路。大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回忆起过去的磨难经历,说着说着就开始摇头,摆摆手,言下不想多说,勾起往事的回忆太悲苦了!就是好走的秦大路,担上沉重的担子压在肩上,也不是好走的。在(《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7年版)采访实录中其中讲述习近平主席青年时代在延川县梁家河村插队的一段艰难生活。1969年初,不满16岁的习近平在陕北这个小山村度过了整整7年。种地、拉煤、打坝、挑粪……从开始拿的公分还不如妇女高,到成为一个壮劳力,能挑一二百斤麦子走10里山路不换肩。可以想象一般没挑过扁担的人,没有力气加上不知道挑扁担的技巧,不能掌握平衡,会连人带框会摔倒在地。所以,习近平主席深知西北农村基层农民的疾苦。孟子曰: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如果是一副重担,没有经历农活的锻炼挑不起来,况且还要走很长的山路。一副担子挑在肩上是全家生活的责任,脚下负重的脚步是迈向未来生活的希望,有史以来,我们的祖辈和父辈正是沿着古人踏出的荒凉而贫瘠古驿道,在悲苦中磨练着自己的意志,我的父亲在五十年代后期结束艰难的中学求学之后,毅然从军,“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在部队通过勤奋自学,终于考取军事测绘学院,从此踏上军旅生涯,规划了自己的人生前程,走出了古驿道,走出了三阳川,走向了外面的世界。

营房粱附近窑洞遗迹

 

  悠悠岁月,沧桑巨变,以前的梗阻山路,蜿蜒曲折古道,今日随着铁路,公路的修筑成为坦途,成为今日景观路,风景路。如果乘10路公交车,沿310国道行进,地图显示47分钟,距离20公里。今非昔比,光阴似箭,真是令人感慨。大道之行,始于足下,人生之路无论多么曲折艰险,定力比决心重要。

 

  天水秦大路古驿道是一条励志的路,奋进的路,往日从这条古驿道已经走出了许多的成功人士。而今在古道探寻的路上,有些后辈们带着好奇开始重走秦大路古驿道,正如古人所言: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前行的古驿道上虽然坎坷崎岖,但只要牢记祖辈、父辈走过的路,紧握手中燃烧的火炬,将赳赳老秦的慷慨自信延续下去,必将走得更远,更高,在风雨兼行中铭记先祖的奋斗初心,激励后辈在生命的历程中勇敢前行,在有限的生命里盛开出人类永恒的生命之花!

 

三阳川崔家集正阳寺

 

  【作者简介】刘  军,男,1966年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天水籍,甘肃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中文专业毕业,大专文化,曾在兰州军区陆军第十九军直属炮兵团指挥连当通信兵,炮兵团骨干轮训队班长。部队复员后先期在国企从事锻工、销售员、地区销售代表,国企改制后从事经商,现为自由撰稿人,多年从事考古学,神话学,民俗学,地理学,人类学,生态学,历史学(先秦部分)等学科资料的搜集整理与理论研究,自学系统理论。2000年后因工作之便踏访西北五省深入藏区,牧区了解和调查当地历史文化民俗,记录了大量文史民俗文字资料。现为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会员。省级以上期刊发表论文数篇。发表学术散文数篇。主要研究方向为:系统演化理论研究、中国史前文化研究。

上一篇:刘军|漫话天水酸菜
下一篇:春天,古城天水的十个美丽瞬间
 
主办:天水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天水文明网
地址:天水市秦州区藉河北路市委大院内 邮编:741000 电话:0938-8390229 邮箱:gstswmb2008@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19004223号-1 技术支持:天天天水网